电能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能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抗战英烈寸性奇宁自杀也不愿被俘的国军师长

发布时间:2021-01-05 18:38:12 阅读: 来源:电能表厂家

抗战英烈寸性奇:宁自杀也不愿被俘的国军师长

寸性奇,字念洁。1893年8月7日生于云南省腾冲县城关镇二街(四保街)。毕业于腾冲高等学堂。深感国弱受欺、非讲武不足以保国,立志以习武报效国家。适时李根源在昆明开办讲武学堂,寸性奇14岁从腾冲步行至昆明。李根源看到他聪俊敏捷,志向可佳,遂介绍他加入同盟会,并让虚报年龄考入云南讲武堂丙班骑科学习。他在讲武堂刻苦顽强的学习精神常为学员们颂扬。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李根源等在昆明响应。李指派寸性奇带领同学数人潜入昆明城内作内应,按时消灭守城门的清兵,砸开城门,使起义部队顺利进城。在昆明光复庆功会上他因战功显著被表彰。在援川战役中任少校参谋。1915年护国讨袁战役任督军府警卫团长,17岁后调任四川南溪县县长。在历次战役中,英勇善战,身先士卒,多次立下战功。

1922年顾品珍回滇执政,寸性奇任参谋处长,代表顾品珍到广州会见孙中山,呈述滇军愿听从孙中山指挥参加北伐。孙中山异常高兴,看他革命意志坚强,年轻有为,遂简任为总统府少将参军。适时滇军由杨希闵、范石生、蒋光亮统领退入广西。孙中山作了周密安排,派寸性奇去广西与滇桂两军联络准备整编参加北伐。但此时遇陈炯明在广东叛变,孙中山被迫退居上海,革命形势十分危急。他怀着忧国忧民之志赶赴上海,孙中山指示他急返广西联络滇军将领杨希闵等策划讨伐陈炯明。经反复磋商,他不顾形势混乱之危险。只身赶到桂军驻地,劝服桂军首领刘震寰同意讨陈。经严密策划,由寸性奇率领陈副官及卫士二人前往广州代表滇桂两军伪降陈炯明再伺机讨陈。为使陈炯明深信无疑,他特带爱人白文英及岳父白老一并至广州。当天即与陈接头后住进旅社。次日上午随带之一名卫士密告寸性奇“陈副官已存叛变之心,准备将滇桂军伪降讨陈之实情向陈炯明告密。”他在此关键时刻确定陈副官利欲熏心,公开拉拢卫士,危害革命,即当机立断处决叛徒。接着他与陈炯明多次周旋,陈表示欢迎滇桂两军加盟,两军仍驻广西,并给予任务发给部分军需物资由寸性奇送往广西。但陈炯明狡猾多端,并未真正信任,要留下寸的岳父及爱人文英在广州做人质。他离广州前对白老作了周密安排,后按计脱险。1922年12月6日他将运来之军需物资分发后,在白马滇桂两军会盟誓师东下。1923年1月6日将陈炯明的洪兆麟、林虎两个军击溃攻克广州。陈逆逃至东江。接着寸性奇受滇军推选到上海迎接孙中山及夫人返回广州。同行有杨庶堪、陈友仁、谭延。2月15日孙先生从上海起程,17日途经香港,21日抵达广州,受到滇军官兵步行欢迎,暂住进滇军司令部。即设立大元帅府,他讨陈有功,被任命为大本营中将参军,中央直辖滇军宪兵司令、江防司令等要职。

1924年孙中山派他及张鉴朝为代表赴滇邀请唐继尧赴粤就任副大元帅统军北伐。当时唐继尧欣然接受赴粤并同意在云南招募四个新兵团带粤补充。当招编好一个团即由寸性奇带赴广州补充北伐军。唐应允在昆继续招兵却一直未赴粤,直到孙中山北上赴京病逝后,他返滇办理原招兵事宜。时值广州组织北伐,滇军朱培德、金汉鼎电催寸性奇速回粤参加北伐,他于1926年离滇赴江西北伐总部,任三十一军副军长兼参谋长。北伐胜利后,调任陆军第三军十二师参谋长兼三十四旅副旅长。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寸性奇义愤填膺,立即向上级请缨北上抗日,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军陆军第三军十二师参谋长兼三十四旅副旅长及第六十八团团长,奉命率部从河南开封驰援河北涞源前线,一昼夜急行军300余里,拦截南犯之敌,继又与敌血战两昼夜。后赶至保定作战,顺利完成了掩护傅作义部队转移任务。接着率部从石家庄进入娘子关,与敌血战14昼夜,消灭了日军一个联队,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不久,寸性奇升任三十四旅旅长,率部在临汾、侯马、绛县等地阻击南犯之敌,三次恶战均取得胜利,他因此获得“晋南肉搏将军”之威名。1938年5月,率部向晋东南转移至太行山。1939年秋,日军趁中国军队调整部署之机倾巢来犯,当时第三军军长唐淮源回云南奔母丧,三军防地由寸性奇指挥。小岭阵地对整个战局影响很大,为争夺小岭阵地,日军投入一个师团的兵力(约两万余人),在炮火掩护下与守军争夺得失十余次,寸性奇身先士卒,血战九昼夜不下火线,击毙日军2000余人。1939年升任十二师少将师长,并奉命转入中条山地区坚守四年之久。

中条山脉位于山西省南部,横亘黄河北岸,东北与太行山相接,西北与吕梁山相望,南北约80公里,东西400余公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它与黄河是西北战略后方和陇海铁路的屏障,驻守着国民政府军的第一、第二两个战区七个军16个师,共约20万人的兵力,是国民政府军队在华北敌后最大的一块抗日基地,被日军称为华北“盲肠”,视其为后方隐患。日军对中条山图谋已久,从1938年10月至1940年4月,日军华北方面军为了拔掉中条山这颗“眼中钉”,先后投入10多万人对中条山地区发动了13次疯狂进攻,均被中国守军击退。1941年4月下旬至5月4日,日军调集精锐部队五六万人,飞机200余架,数百门重炮、装甲车,由日军中将矶谷率领,完成了“中条合围”的准备。

1941年5月7日下午,日军由运城、夏县、阳城、董村、泌阳、温县等地分成西、北、东三路大军,以钳形攻势与中央突破的作战部署发起进攻,其主战场部署在西部,即从运城至冀城一线依次部署了独混第十六旅团及第三十六、三十七、四十一师团等部,分别向台寨至邵源——中条山主脉攻击前进,拉开了第14次向中条山大举进攻的序幕。

担任西线阻击任务的是中国军队第三军和八十军等部。日军第三十六师团主力及第三十七师团,独混第十六旅团各一部,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由夏县东南地区向张店镇以东地区发动进攻,敌选择了兵力较为薄弱的第三军与八十军接合部为西正面突破点,进行集团冲击。担任接合部阻击任务的是第三军十二师和八十军新编二十七师。正面阻击开始后,第三军中将军长唐淮源立即亲临阻击前线,令第十二师和二十七师坚决顶住日军的第一冲击波。唐军长不断鼓励官兵沉着应战,奋勇杀敌。全体官兵见军长亲自上前线,士气倍增,用密集的火力向冲锋的日军猛烈射击,阵前敌尸累累。战至黄昏时敌以较大的伤亡突破接合部左翼新编二十七师王家窑阵地。接着,迂回冲向第三军左翼七师主阵地。与此同时,日军上田胜率第二百二十七联队等部向十二师发起更为猛烈的攻击,寸性奇深入前沿阵地,指挥全师官兵顽强抵抗,用简陋的步兵武器打退了敌一次次疯狂进攻,双方多次开展白刃肉搏,杀得日军尸横遍野,十二师亦伤亡惨重。战斗中天降大雨,山路泥泞,加上日军飞机严密封锁黄河各渡口,使后方交通断绝,援军难以渡河,十二师处于内线,孤立无援,敌人很快突破第一线阵地,双方形成犬牙交错状态。由于通讯中断,第三军和八十军当晚便进入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

5月8日,敌大量使用毒气,尔后分路向纵深攻击,这时,唐军长令十二师退守五福涧,保住黄河渡口,以备全军在必要时退守黄河以南,寸性奇受命后指挥十二师,一面继续顽强抵抗日军的进攻,一面进行转移准备。下午,第三军、八十军全部撤至泗交村、望原村一线。夜间,十二师再度被日军包围,他率部队杀出一条血路,突破重围,冲到樊家沟,与此同时,唐军长令一部兵力抢占罗有村、孤子村、野猪岭、秦家村一线,主力沿唐回大道寻歼深入孤立之敌。晚进攻第七师主阵地的日军突破该师涧底河阵地,进袭王家河第七师师部,唐军长得此消息后,临危不惧,立即派出增援部队恢复了七师阵地。不料,敌乘中国部队立足未稳,进袭驻唐回村的第三军军部,唐回村被敌占领。随后,敌又扑向第五集团军总部,唐军长又派部队牵制这股敌人,与日军展开激烈的战斗。不久,八十军左家湾阵地也被敌突破,敌冲向涧底村、皋落镇,这时,双方战线犬牙交错,各处都在激战。第五集团军指挥部变更部署,退守第二线既设阵地,并派两个团在五福涧渡口以北阵地进行警戒,以防日军切断最后突围之路。

5月9日,第三军再次遭敌第三十六、三十七师团夹击,腹背受敌,且与两翼友军完全失去联系,遂奉命立即逐次南移至夏县通往皋落镇的大道南侧山地,继续战斗。因受阴雨天气和山地地形的限制,指挥和联络都极为困难。这时,沿皋落大道西犯的日军已攻下五福涧,部队南渡黄河已不可能。新编第二十七师被迫退守第二线阵地后,师长、参谋长在台寨壮烈殉国,副师长梁希贤率部继续坚守阵地,奋勇抵抗,最后投黄河自尽,慷慨殉国。

10日拂晓,缨井倾全师团迂回包围了十二师三十六团驻地。当炮轰之后,喊杀冲入时,却不见一人。突然,缨井背后的炮弹呼啸而来,落入敌群炸开,炸得日军横尸遍野,缨井神昏胆丧。原来,机动灵活多谋善断的寸性奇早已于9时夜率该团悄悄离去,迅速组织全师尾追反包围了缨井,激战半小时后,缨井已难支持,这时来了四架敌机,炸乱了十二师阵脚,缨井才得脱险。因不知五福涧被敌占领,后他率十二师向五福涧前进,刚行至张家坪与日军上田联队遭遇,双方短兵相接,肉搏甚久,血流成河,只好退守大仕坪,再由架桑夺路出击,唐军长率第三军主力沿温欲大道南进,又与从马村北进的第三十六师团主力遭遇,激战于温欲村东北高地,陷于胶着状态。这时,由东、北、西三面深入山区之日军相继进至中条山主脉,已形成双重的四面包围之势,形势严峻,唐军长立即召开各师长会议,传达集团军总司令曾万钟以团为单位向东突围的命令后说:“现情况险恶,吾辈对职责及个人之出路均应下最大决心,在事有可为时,应各竞尽力以图恢复原态势,否则,应为国家、为民族保全人格,以存天地之正气,我已抱定不成功便成仁之决心,没有第三条出路可走,想必三位也都有打算,不必我多说了”。寸性奇接着说:“请军长放心,一个人想活下去也许很难,但死容易得很,我们再傻也不会放着容易的事不干,去求困难的事,为国家、民族丢脸”。后唐军长激动地说:“寸师长,你说的话,就是我心里的话,三位不要忘记,我们是中国的军、师长,仗打到今天,我们虽然吃了无数次败仗,但是,只有阵亡的军、师长,可没被俘的军、师长。这个头,千万不要由第三军开端!”随后,下令第七、十二、三十四师分别以团为单位向东、北、西三面突围,争取转移到外线作战。

寸性奇返回师部后,立即传达了军长的命令和嘱托,尔后厉声对部下说:“诚如军长言,吾侪今日惟奋力杀敌耳!枪在手,剑在腰,不会为贼服也,济则为国争光,不济以死继之”。后率三十六团由上下大田向水泉突围,血战至11日,各路突围部队皆为日军所阻,但仍苦战不休,唐军长也亲率十二师三十五团奋勇冲杀,企图突围,遭到日军第三十七师团层层堵截,被困于夏县附近的县山一带。

5月12日上午,唐军长又组织数次冲击,企图夺取山口突围未成,军部和全团伤亡惨重。至11时许,日军第三十七师团一部又从马蹄沟、水泉沟向县山围攻,日军的炮火越来越集中,唐军长所率三十五团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但他仍要求部队拼死抵抗,与中条山共存亡。12时,日军进一步缩小包围圈,敌我之间近到可互掷手榴弹。这时大雨滂沱,遍地泥泞,硝烟弥漫,杀声震天,敌我皆战成泥人、血人一般,伤亡越来越大。唐军长在山顶上环顾,顿起绝望之感,他仰天长叹一声,即令左右卫士赶赴山腰,增援前沿阵地。副官、卫士们刚走出几步,唐军长从衣袋里掏出手枪准备自杀,被一名副官回头看见,即惊呼:“军长,不能啊!”几名卫士闻声一看,立即跑回到唐军长面前,一齐哀呼:“军长!不要自杀,我们可以向外冲!我们可以向外冲!”唐喊道:“嚷什么!你们这样糊涂!我怎么能做俘虏?你们只管向外冲,不要管我!”说罢,用手枪对准太阳穴“砰”的一声,这位身经百战,驰骋疆场的抗日名将英勇地倒下了。午后,敌上田联队等部攻占第十二师左翼水骨朵高地,从而使全师阵地完全暴露在日军的炮火之下。此时,寸性奇仍十分沉着冷静,他深情地看看身旁伴他多年的参谋、副官和卫士们,说道:“高地断不可失,我们一定要夺回这块高地”!看着数倍于我的日军正猛扑过来,大家都一齐摇头,表示难于夺回。寸师长明白大家的意思,便说道:“我也晓得困难,但此时我们处境已濒临危境,反正都是死,拼命而死总比坐着等死要好得多!”说完,亲率师部特务连剩下的几十人向高地进行逆袭,刚刚前进几步就被胡家谷阵地的日军官上田胜发觉并用指挥刀向前一挥,疯狂地喊道:“指挥官的死啦死啦的有”,顿时,轻重机枪、步枪向阵地左翼射来,寸师长右胸部中弹,无法支撑,几乎倒地,幸得卫士搀扶才勉强撤下来。他负伤后,又听到唐军长自杀的消息,顿起一种骄傲之感,点了点头说道:“抗战至今,在一个军里军长、师长同时阵亡的只有第九军军长郝梦麟和五十四师师长刘象棋,这次我们第三军一定能赶上第九军!”说完,即令卫生兵缠裹伤口,随后又挣扎起来继续指挥部队猛烈攻击胡家谷阵地。副师长杨玉昆看到师长胸前的白布已被鲜血渗透,变成殷红色,心中极为不忍,对身边三十六团小炮营长李振邦说:“你护送师长退下去,这边我来指挥。”李走过去刚伸手去搀扶,他即挥手说:“不成功,便成仁,这是军人的信条,不要管我,快去作战,我死也死在此地!”见师长如此坚决,李便说:“我一定要为师长报仇,不杀死这个日军联队长,我来生誓不为人!”说罢,行了个军礼转身奔向左翼阵地。由于他涉危不惧,临死不屈,官兵们深受感动,战斗意志更坚决。因此,十二师师部和三十六团所据守的毛家沟阵地一直在上田联队等部攻击下岿然不动。与此同时,第三十四团团长张正书为保卫师部,率部不顾一切向毛家沟靠拢,途中身负重伤,仍未与师部会合。

5月13日拂晓,上田联队的进攻又开始了。十二师的子弹、手榴弹越来越少,还击逐渐稀疏。上田胜认为最后夺占毛家沟的时机已到,猛然跳出战壕,率部发起冲锋。寸师长挣扎着站起来,高声命令道:“把敌人压下去!官兵弟兄们,拼命的时候到了!”边说边摘下肩上挎着的冲锋枪,向日军扫射起来,李营长早已打红了眼,听到师长的命令后,把军帽一扔,抄起一支步枪,立即飞身跨上壕沟,狂吼一声:“弟兄们,为军长、师长报仇的时候到了,冲啊!”师部和三十六团的400多名勇士冒着枪林弹雨,端起刺刀向日军冲击。李营长冲入敌阵,却不恋战,一边与日军拼刺,一边向前移动。忽然,他见上田胜出现在眼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迅即调转枪口,对准上田胜的胸部“砰”的一枪,正好击中心脏,命丧中条山。黄昏,日军的炮火像发疯一样猛烈的轰击起来,一发炮弹击中师部,在寸性奇七步远处爆炸,右腿被炸断,血如泉涌,鲜血染红了鞋袜,他看也不看,只管指挥战斗,最后他长叹一声,心情沉着地说:“我不行了,不得不先走一走了,你们可要坚持到底,冲不出去就死,万不可作俘虏!”话音刚落,便将短剑拔出,向喉头一刺,自戕于县山以北十余里的毛家沟,又一位抗日名将壮烈殉国,年仅48岁。

被冲散的三十五团机枪二连一排长闻师长阵亡,率六名士兵寻找,冒敌火网抢埋将军遗体,在两名士兵中弹身亡后,余众仍抢埋不止,直到被俘。当地百姓知将军死得壮烈,又素敬将军爱护百姓,十分痛惜,农民卢世友四人夜里冒着生命危险,把将军埋葬。

中条山血战一直持续到5月27日,会战以国民政府军的失败而告终。国民政府军伤亡42万余人,被俘35万人,日军亦伤亡4万多人。

1942年云南省主席龙云及各界人士在昆明为唐、寸二将军举行追悼会。6月16日,驻陕西省城固县的第三军办事处也在民众教育馆举行了三天追悼会,陕西省主席祝绍洲主祭。这两地追悼大会有数万群众参加。国民政府最高军政首脑蒋介石、林森、云贵监察使李根源、云南省政府主席等敬献了挽联。为表彰寸性奇的爱国主义精神,国民政府追认寸性奇为陆军中将师长。

1986年5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寸性奇为革命烈士。1989年报经民政部批准,经山西、云南两省及垣曲、腾冲二县关怀支持,由寸的孙女寸尊燕、重孙寸建国将遗骨迁回腾冲县国殇墓园。云南省民政厅、腾冲县人民政府拨出专款新修了将军坟墓,于1990年5月1日腾冲县党政领导、单位代表及中小学生数千人冒雨在国殇墓园举行了殡葬仪式,以缅怀先烈为国家、为民族的伟大献身精神。

数码印花设计培训

抖音怎么删评论

电动调节阀

三网合一光缆交接箱